当前位置:首页 > 艺界动态 > 艺界动态 > 大师画作真伪家属能否定论?
大师画作真伪家属能否定论?
发布日期:2012-4-17 20:17:23  点击数:2085

       时隔45年,一批新金陵画派的代表作近日重现京城。刚刚返宁的江苏省版画院、策展人李树勤院长昨日对记者介绍:由于这批作品在当年创造性地解决了“中国画表现时代”的课题,有力地破解了当年的民族虚无主义论调,所以至今魅力不减,再次轰动京城。而这批价值数亿的画作在赴京前后都伤透了他的脑筋——万一路上有个闪失怎么办?“这是不可再生资源,丢了,再多的钱也买不来啊,”李树勤说,为此,他们派了专员一路押解。而在画展之外,带出的一个热门话题就是:随着傅抱石、钱松喦、亚明、宋文治和魏紫熙等新金陵画派代表人物画作的日渐升值,伪作也日渐增多,鉴定成为一个日渐尖锐的矛盾问题。而由于这批画家的儿女都在世,因此,画家家属是否具有鉴定的权威性与可靠性,也成为一个争议性的话题。

  “家属扰乱书画鉴定市场”

  一种观点认为,画家家属的介入扰乱了鉴定市场。一位鉴定专家表示,由于家属们的身份复杂,往往并不从事专业的书画创作和鉴定,所以他们对画作的判断带有很大的直观和想当然。也因此,纷争四起。如去年在南方举行的“黎雄才关山月作品展”,两位大师的子女均指出,展览所展出的38幅画作全部为赝品,指出这些画作简直“假得离了谱”。但作品提供方又坚持全部是真迹,闹得沸沸扬扬。还有一次,故宫博物院的专家鉴定为真迹,画家家属却非说是假画。眼下,画家家属站出来打假的事屡见报端,但孰是孰非却很难下定论。“这又不是在做亲子鉴定”,一位画家说:“书画鉴定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,并不是只要是身边人就能看出真假来。”甚至有的家属会出于利益考虑,把真的说成假的,把假的说成真的。

  画家家属众说纷纭

  亚明的儿子叶宁却旗帜鲜明地表示:我们这些人从小跟父母在一起,也从事过书画方面的工作,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暂时离开。所以鉴定应该尊重我们的意见。在长期大量的书画鉴定实践中,我们也培养起了自己的眼光,“必要时我们会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出手。”他认为家属鉴定应是主导意见,并批评有的专家把假画说成真画,“这牵涉到利益问题、品质问题。”但傅抱石的儿子傅二石却不这样看,他表示:画家家属并不具有鉴定的权威,“我不把鉴定当成我的重大任务。我管不了,也没精力去管。如果找我看,我会发表自己的意见,但并不认为自己就是权威。鉴定需要下工夫,要对画家的创作手法和其他习惯有全面了解,才能懂行。”

  应尊重画家家属意见

  李树勤院长则认为,不管怎样,对于家属意见,还是应该尊重,毕竟是跟画家一起生活过的身边人,他们在潜移默化中领悟到画家的一些绘画理念,也看到过不少真迹,他们做的鉴定,和专家的鉴定,其公信力有时是不分伯仲的。如果说他们一点没有发言权,这也有失偏颇。他甚至提议,鉴于“新金陵画派”近两年已经成为书画市场上的热门板块,其独一无二的地位在近年拍场上日渐显现,五老的作品连连创出中国画的拍卖纪录,五老赝品也充斥市场——基于这种情况,五老的后代应成立五老书画联合鉴定委员会,给混乱的鉴定界一些约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记者冯秋红

  而在画展之外,带出的一个热门话题就是:随着傅抱石、钱松喦、亚明、宋文治和魏紫熙等新金陵画派代表人物画作的日渐升值,伪作也日渐增多,鉴定成为一个日渐尖锐的矛盾问题。而由于这批画家的儿女都在世,因此,画家家属是否具有鉴定的权威性与可靠性,也成为一个争议性的话题。

  “家属扰乱书画鉴定市场”

  一种观点认为,画家家属的介入扰乱了鉴定市场。一位鉴定专家表示,由于家属们的身份复杂,往往并不从事专业的书画创作和鉴定,所以他们对画作的判断带有很大的直观和想当然。也因此,纷争四起。如去年在南方举行的“黎雄才关山月作品展”,两位大师的子女均指出,展览所展出的38幅画作全部为赝品,指出这些画作简直“假得离了谱”。但作品提供方又坚持全部是真迹,闹得沸沸扬扬。还有一次,故博物院的专家鉴定为真迹,画家家属却非说是假画。眼下,画家家属站出来打假的事屡见报端,但孰是孰非却很难下定论。“这又不是在做

亲子鉴定”,一位画家说:“书画鉴定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,并不是只要是身边人就能看出真假来。”甚至有的家属会出于利益考虑,把真的说成假的,把假的说成真的。

  画家家属众说纷纭

  亚明的儿子叶宁却旗帜鲜明地表示:我们这些人从小跟父母在一起,也从事过书画方面的工作,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暂时离开。所以鉴定应该尊重我们的意见。在长期大量的书画鉴定实践中,我们也培养起了自己的眼光,“必要时我们会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出手。”他认为家属鉴定应是主导意见,并批评有的专家把假画说成真画,“这牵涉到利益问题、品质问题。”但傅抱石的儿子傅二石却不这样看,他表示:画家家属并不具有鉴定的权威,“我不把鉴定当成我的重大任务。我管不了,也没精力去管。如果找我看,我会发表自己的意见,但并不认为自己就是权威。鉴定需要下工夫,要对画家的创作手法和其他习惯有全面了解,才能懂行。”

  应尊重画家家属意见

  李树勤院长则认为,不管怎样,对于家属意见,还是应该尊重,毕竟是跟画家一起生活过的身边人,他们在潜移默化中领悟到画家的一些绘画理念,也看到过不少真迹,他们做的鉴定,和专家的鉴定,其公信力有时是不分伯仲的。如果说他们一点没有发言权,这也有失偏颇。他甚至提议,鉴于“新金陵画派”近两年已经成为书画市场上的热门板块,其独一无二的地位在近年拍场上日渐显现,五老的作品连连创出中国画的拍卖纪录,五老赝品也充斥市场——基于这种情况,五老的后代应成立五老书画联合鉴定委员会,给混乱的鉴定界一些约束。本报记者冯秋